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陈寿凯 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原标题: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

12-03 社会新闻

  今年10月,海草洼村石榴丰收的季节,村头山坡的石榴园添了一座新坟。这是一座孤坟,埋葬的是年仅41岁的村民郑某才,坟墓紧挨着他家用来蓄水灌溉的水窖,当地人都知道,郑某才在这个水窖里送了命。

  海草洼村位于四川省会理县富乐镇,是金沙江畔的一个小山村,村里只有郑、殷两个姓氏的30多户人家,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郑某才的死给这个小山村蒙上了一层阴影。

  红星新闻记者从会理县公安局获悉,郑某才属于非正常死亡,随着公安机关的深入调查,这起神秘谋杀案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令人震惊是,郑某才是遭到了堂弟郑某军和妻子杨某梅的杀害。原来,郑某军与杨某梅早有不正当关系,叔嫂组成“临时夫妻”多年,两人为了长相厮守,便密谋了这一出“水窖谋杀”的案件。

  如今,事情已过去近两个月,但村民们谈起郑某才的死,仍感到惋惜和唏嘘,“他这个人很勤劳,善良老实,大家的评价都不错,没想到这样就死了,实在太意外了。”

▲杨某梅指认现场

▲杨某梅指认现场

山村血案

男子死在自家水窖,头部还在冒血

  时间回到今年10月4日晚上,41岁的郑某才失踪的消息逐渐在海草洼村传开,最先传出这个消息的是他的妻子杨某梅。当天下午,郑某才去自家石榴园干活,给石榴树挖坑灌水,到了晚上也一直没有回家。

  当晚,郑某才的姐姐接到了电话,听说弟弟去抽水灌溉,她的心里非常紧张,“弟弟家的石榴园里挖了一个用来灌溉的水窖,会不会抽水掉下去了?”

  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天,杨某梅称一直找不到丈夫,就联系了本家侄女郑某夫妇一起上山去找。走到水窖旁,郑某发现了异常,“拖鞋在水面上,烟也在水面漂着,就觉得他(郑某才)可能出事了。”

  村里大多是郑氏族人,很多人听说这一消息,都打着电筒上山查看,多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还没确定人在里面,就用棒子在水里面搅动,出事的水窖大约有五六米深,呈圆筒状,水泥池壁很光滑,普通人掉下去确实有危险。”

  村民们回忆称,郑某才的水性很好,正值壮年的他应该有自救能力,而且水面离水窖口比较矮,扒着上面的砖头就能爬上去。后来,他的堂弟郑某军下去打捞,但一方面水温有点冷,另一方面下去后踩不到底,村民们就把他拉了上来。

  有村民回家拿来了钓鱼竿探水,很快鱼钩就挂到了水底的东西,村民们就慢慢往上拉,刚拉出水面的时候,就看到郑某才头部还在冒血,头上有个大口子。看到这样的场景,郑某才的父亲和妻子顿时昏了过去。

  “水窖在山上,平时很少有人去,为防止意外发生,郑某才在水窖周边还砌了一米多高的砖墙,怎么会掉进自己的水窖呢?”村民们觉得事有蹊跷,立即报了警。

▲郑某军指认现场

▲郑某军指认现场

疑点重重

生前入水被人袭击,财杀、仇杀、情杀?

  事发当晚,会理县公安局接到海草洼村民的报警后立即组织刑侦、技术等民警赶赴现场,疏散了围观村民保护现场,随后将郑某才打捞了上来。

  会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死者郑某才头上有很多伤,衣物穿着完好,头部有大面积骨折,明显是被人用工具击打的。经勘查,水窖周围没有血迹,民警判断这里就应是案发第一现场,为找到更多证据,办案民警抽干了水窖里的水。

  很快,民警发现重要线索,两根水管附近的池壁上有攀爬、脚踏的痕迹,“从这一点分析,死者应该是生前入水的,在水里激烈挣扎,自救过程中被人袭击。”

  “死者郑某才系头面部被钝性物多次击打致重度颅脑损伤合并溺水窒息死亡。”根据法医检验结果,犯罪嫌疑人很可能是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棒,击打了受害人。民警对现场进行了拉网式的搜查,查找一些痕迹物证,但一无所获。

  从郑某才的伤口来看,凶手下手狠毒。很快,郑某才死亡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为当地爆炸性的新闻,究竟是财杀、仇杀、情杀?一时间,猜测颇多。

  “最近几年,郑某才在家里种了几亩石榴,也种了大棚蔬菜,在村里算不上富裕,如果嫌疑人是图财害命,应该不会在他干活时下手。”民警调查发现,死者衣物完好,也没有破损,身上带的2000多元现金、摩托车钥匙、手机都打捞了起来。因此,民警排除了图财害命这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