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诬告成本低一告事就“黄” 多类不实举报困扰基层

12-03 社会新闻

  诬告成本低,一告事就“黄”

  捏造“情况反映”,借信访举报对他人进行恶意诬陷;干部换届考察等“关键时刻”,故意进行不实举报,试图影响相关工作……近年来,随着各地对于问题线索的查处力度增大,一批“问题干部”被及时查处;但同时出现有人为达到个人目的,借信访、举报、投诉等途径进行诬告等问题。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一告事就“黄”,遇到举报就先把相关干部“放一放”的怪现象,极大地挫伤了干部的积极性和工作热情,同时严重影响了地方政治生态。

  “一封信、几角钱、查几年”

  中部地区某扶贫干部,被举报存在向一位村党支部书记“打招呼”,由该村出资为一名土地承包大户修建泵站的问题。

  但地方纪检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后发现,土地承包人承包土地时,是严格按照“四议两公开”程序进行,其中并无违规违纪操作现象;而修建泵站的决定,是在土地承包之前就已作出,并非为了照顾特定人员。

  虽然被举报问题最终查清,但这名扶贫干部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一门心思干工作,却被人暗放冷箭,遭人流言蜚语,不但分散工作精力,而且感觉寒心。”

  类似遭遇的基层干部有不少。大别山麓一名副镇长,因被举报而遭受调查。在与调查人员的交流中,他得知,被举报的问题之一是“开展工作中存在优亲厚友谋取私利问题”。这让他感到无奈:“我的籍贯不是本地,没有亲戚在这里,肯定没有‘优亲’,‘厚友’等问题也不存在,我愿意全力配合,接受组织一切调查。”

  还有部分干部,平日里少有“告状信”、举报信,但在被公示提拔、获得荣誉表彰等“关键时刻”遭遇举报。

  武陵山区的一名县级领导干部,在当地有着很好的群众口碑,并以实干著称,但在即将升迁之际,被人列出“六大罪状”,不仅有“心胸狭隘,借反腐泄私愤”等与实际情况不符内容,在朋友圈获得点赞也被称为“接受精神贿赂”。

  湖北省纪委监委调研显示,恶意诬告行为五花八门:有的故意捏造“问题线索”,借信访举报对他人进行打击报复;有的在换届考察前夕,故意制造“黑料”,给他人“使绊子”;有的因为自身不合理诉求没有得到满足,肆意造谣中伤他人……

  不实举报中,很多涉及的事情虽然不大,但因为举报内容多样且有的内容故意含糊不清,完全调查清楚并不容易。基层群众调侃“一封信、几角钱、查几年”,恶意诬告行为的总量可能不大,但“杀伤力”很大,让不少党员干部泄气、伤神、寒心。

  一告事就“黄”,

  多类不实举报困扰基层

  不少不实举报或是恶意诬告行为,对干部产生了直接、明显的负面影响。

  半月谈记者调研中了解到,一告事就“黄”的问题,在不少地方客观存在。有的地方,被举报的干部正处在考察任用之际,但由于举报的问题尚未查清或者一时难以查清,上级径直选择从备选名单中剔除这名干部,或是终止相关任用程序;也有的地方,久查无果后,最终不了了之,对干部本人也没有任何反馈,让蒙受“不白之冤”的干部又背上了“思想包袱”。

  其中,不少被恶意举报、诬告的人员,处在直面矛盾的一线,原本是想干事、肯干事、能干成事的干部,但在坚守工作原则底线或不向违纪违法行为妥协时被恶意举报。

  多名受访纪检监察干部及组织系统工作人员,梳理了常见的几种进行不实举报、恶意诬告,最终经查并不属实的现象:

  ——编造式举报。相关问题并不存在,举报人出于政治目的、个人恩怨、嫉妒心理等,故意编造虚假问题线索,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制造、散布谣言,对干部进行举报、诬告。

  ——夸大式举报。有的举报人,并不掌握具体的问题线索,或是掌握的线索与干部个人违纪违法无关,但在举报中,故意夸大相关问题的严重程度,或是故意“上纲上线”。

  ——挂名式举报。为了引起纪检监察机关的重视,有的举报人甚至借用别人的名义举报,或是在举报信后虚列大量并不知情人员的姓名,进行虚假的“实名举报”。

  ——重复式举报。举报人在举报线索已经被查否,并得到相关部门反馈或是澄清之后,继续向上级部门或是其他部门重复举报、恶意诋毁他人,令被举报干部不堪其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