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 RSSSitemap

王君亚在志愿者群里发出召集消息时

02-14 社会新闻 终于,能为,做点,那天,脸上,第一次,有了,笑容

 王君亚在志愿者群里发出召集消息时

  王君亚在帮居家隔离的居民采购新鲜蔬菜。通讯员胡凌翰摄

  2月13日上午10点多,大榭街道海文社区的志愿者王君亚骑上电动车,准备把刚刚从各个超市“搜罗”来的新鲜蔬菜送到居家隔离的居民家中。

  王君亚在三江超市上班,给居家隔离的居民买菜、送菜的活儿,都得安排在工作之余完成。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月,预计还得继续。

  她的战“疫”,从“网上辟谣”开始

  “志愿者王君亚随时候命!”这是王君亚发的一条朋友圈。可当时她压根不知道自己该从何处着手。回忆那种感觉,她说:“心里很无助。”

  “一辆浙B牌照的车逃出来了……”在疫情发生之初,很多人的朋友圈里都曾被这样一条谣言“刷屏”。不少人可能看过就算;也有人会转发到其他群,提醒大家留意。王君亚看到这条消息后,却选择辟谣!

  “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而且路上的卡口那么多,如果真的有车逃出来,一定会有权威说法,你们不要乱传播谣言。”对46岁的王君亚来说,她无法预估在网上和人论战可能带来的后果。

  “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你凭什么出来指手画脚”……不出意料,反驳的声音接踵而至,王君亚一时有点懵。

  那天刚好是1月25日,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就被人骂,王君亚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有想过算了吗?”记者问。

  “没有。我想通了,辟谣也是一个志愿者应该尽的义务。”王君亚自己也没料到,她会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开始她的战“疫”。

  委屈的丈夫曾用枕头做了一堵“隔离墙”

  “那天,我第一次有了笑容,感觉我有一点点用处了。”这是王君亚写在日记里的一句话。

  那天是1月28日。为加强疫情防控,大榭二桥进口封闭,大榭一桥实行24小时交通管制。大榭党工委从基层和机关抽调人员,组成专班对所有入岛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

  “君亚姐,一桥要设卡了,我们要不要想想办法做点什么?”海文社区党总支书记韩月仙找王君亚商量。

  “我想想,天那么冷,要不送点姜茶暖暖?”王君亚说。

  王君亚在志愿者群里发出召集消息时,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会有人参与吗?

  疫情爆发的非常时期,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说:“我不怕。”王君亚心里也怕,她的家人也对她“找点事情做”的想法表示不理解。

  在接下来近一个星期里,丈夫始终阴沉着脸,甚至还赌气要跟她分被子睡,还要在两人中间隔一个枕头,取名“隔离墙”。

  这本是家里的“小秘密”,王君亚能够笑着说出来,是因为丈夫最终还是接受了她做的事,“作为一个志愿者,关键时刻不挺身而出,就对不起志愿者这几个字。”

  让王君亚感到欣慰的是,志愿者最懂志愿者的心,召集消息发出后,有8个人报名加入到送姜茶的队伍中来,有的负责买姜、买红糖,有的负责联系单位食堂提供场地,执勤人员终于能在深夜喝上烫手的姜茶了。

  帮居家隔离居民采购,其实也不容易

  由王君亚牵头,一共11名志愿者组成的“疫情志愿小组”承揽了大榭街道三个社区居家隔离居民的采购重担。

  居民们把采购清单发给对接的社工,社工转给王君亚,王君亚再转到“疫情志愿小组”的群里,让大家“抢单”。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接10余单。

  采购,看起来稀松平常,在这个节骨眼上,干起来并不容易。在超市,方便面这种属于“硬通货”,基本是买不到的,如果有居民在采购清单中列了这一项,志愿者就得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跑两三家能找到,已经算是顺利。遇到更紧俏的物品,像医用酒精之类的,甚至跑上十几家店都不一定能买到。

  隔离在家,有人想吃点新鲜的换换口味。志愿者曾在采购清单上看到过“马兰头”的要求,可眼下还没到上市的季节,志愿者只能通过社区跟居民商量换个菜。

  各种各样的事遇到多了,志愿者有时候也会有点想法,王君亚总是劝大伙儿:“他们被关在家里,心情肯定很郁闷,我们就体谅一下。”

  宁波晚报记者石承承

Tag: 终于 有了 能为 做点 那天 脸上 第一次 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