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 RSSSitemap

慢慢地对党报评论的地位、职能、要求、原则有了认识

05-22 社会新闻 三获,中国,新闻,奖的,张登贵,创造,党报,论大,气象

慢慢地对党报评论的地位、职能、要求、原则有了认识

对话结束后,张登贵(右)与记者合影。(唐严 摄)

  记者易其洋

  【人物名片】

  张登贵,1943年8月出生,1991年起任宁波日报理论评论部主任、编委,高级编辑。1964年起,在军队和地方报纸发表新闻作品;上世纪80年代后,在《人民日报》、《瞭望》杂志、《解放日报》、香港《大公报》、《宁波日报》等40余家媒体发表评论作品2000余篇,获省以上新闻奖70余次,三度获中国新闻奖,出版新闻(评论)作品集、翻译小说和学术著作11部,被评为“浙江省首届双十佳新闻工作者”“浙江省首届飘萍新闻奖(人物)”“宁波市首届宣传文化系统杰出人物”。

  1989年发表的《胡干清何以能胡干?》获浙江省新闻奖一等奖,实现了宁波日报评论获浙江新闻奖“零”的突破;2002年发表的《再反一次党八股》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实现了宁波市中国新闻奖“零”的突破。作为理论评论部首任主任和分管编委,张登贵为宁波日报理论评论队伍建设和评论事业发展,做了大量基础性、开拓性工作,被誉为宁波新闻评论界的标杆。

慢慢地对党报评论的地位、职能、要求、原则有了认识

2002年7月,张登贵(第二排第五位)参加在大连举办的“全国党报(刊)时政评论研讨会”。

  “取法乎上”是永恒追求

  评论是议论说理的文章。党报的新闻评论,是直接影响社会舆论的重要文体,在报纸的各种报道手段中,它的作用是最直接最迅速的,被称为“报纸的灵魂和旗帜”。

  记者:虽然《宁波日报》是地方党报,评论和理论却被米博华等名家誉为“很有特色、气象和局面”,您长期主持《宁波日报》评论和理论笔政,认为这样的评价从何得来?

  张登贵:《宁波日报》有重视理论评论的传统。《宁波日报》复刊后的首任总编辑何守先,开了个好头。当时四开四版的报纸,就设有“明州论坛”“甬城晨笔”“十日谈”三个评论专栏。何老总不仅要求各位部主任都会写评论,而且经常自己写稿。之后的历任总编,继承了重视评论这个传统,还有所创新和发展。宁波市委对党报的理论评论工作一直很重视。1991年,市委宣传部批准成立了宁波日报理论评论部,从此,报社的理论评论工作有了责任部门,为其走上规范之路创造了条件。

  古人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取法乎下,无所得矣”。从1988年调入报社从事评论工作,到担任部主任、分管编委,我和同事们确定的目标始终是“取法乎上”——向省级党报如《解放日报》《文汇报》和中央级大报学习,发起成立“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理论评论研讨会”,“挤进”省级党报才有资格加入的“全国报纸理论宣传研究会”,邀请大报的评论部主任讲课,创造与高水平同行学习交流的机会。虽然我们不可能赶上他们,但经过几年共同努力,宁波日报理论评论工作的水准和影响力,得到了省委宣传部和市委宣传部的多次肯定,也受到了其他副省级城市党报和国内同行专家的普遍肯定。

慢慢地对党报评论的地位、职能、要求、原则有了认识

张登贵的新闻评论作品集和研究专著。(易其洋 摄)

  党报影响力的呈现

  评论创作的一般原理并不复杂,难在面对一个个话题,找到立论的角度,把握论说的分寸,因人因事因时而有所不同。这才是新闻评论写作的真经。

  记者:您自进入报社后,写了大量的评论文章,而且以“尖锐”著称,但没有出过“问题”,能否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做到的?

  张登贵:我写评论,只能算半路出家。在部队、企业当了近20年通讯员,我感觉到光写新闻不过瘾,自己的想法不能直接表达,才逐步转向评论。我有几十个剪报本,里面收录的是《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浙江日报》等报纸刊发的评论文章,边学边写。开始时,一篇几百字的小评论,要修改五六遍,自己不满意绝不往报社投稿。因为在国内各级报纸上发表了一些评论文章,引起了宁波日报的注意,缺人时想到了我。

  到了报社后,我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慢慢地对党报评论的地位、职能、要求、原则有了认识,形成了一些自己的写作风格。

Tag: 中国 气象 新闻 创造 三获 奖的 张登贵 党报 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