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正文 | RSSSitemap

其他车队已经可以忽视杆位的争夺

07-06 体育新闻 F1首站9车退赛,复赛后能安全完成赛季就是最大胜利

  F1首站9车退赛 复赛后能安全完成赛季就是最大胜利

  经历了近4个月的延期等待,这个周末2020赛季F1大奖赛终于在奥地利红牛环赛道重新拉开大幕。

  不过维斯塔潘、里卡多、斯托尔、马格努森、格罗斯让、拉塞尔、莱科宁、阿尔本和科维亚特先后退赛。

  经过7月4日的排位赛争夺,梅赛德斯车手博塔斯和汉密尔顿包揽前两位,红牛车手维斯塔潘获得第三……看上去,在一个注定不完整的赛季,去年的大赢家梅赛德斯有望继续扮演赛道上最显眼的角色.

  无论比赛是否具有悬念,在疫情肆虐之下,能够回归对于这项历史悠久的赛事而言已经是一种成功。

  延期开赛,梅赛德斯还是霸主

  “我们整个一月到三月的测试并没有间断,虽然之后停工了三个月,但我们的很多设想已经得到处理,挑战在于是否能够将其实际应用于我们的赛车上,我们希望在揭幕战上实现赛车的升级。”

  梅赛德斯车队此前的表态多少会让竞争者们感到沮丧,而卫冕冠军的强势也在练习赛和排位赛中得到了证实。

  三次练习中,汉密尔顿、博塔斯的名次没有任何变化——排名一、二。法拉利车手维泰尔直言不讳地表示,其他车队已经可以忽视杆位的争夺,队友勒克莱尔也坦言法拉利赛车只能等待继续升级。

  到了排位赛,位置终于有所变化,但只是梅奔内部的名次发生了互换,博塔斯抢到杆位。眼下红牛车手维斯塔潘可能成为唯一的变数,荷兰人在两次练习和排位赛中都获得第三名,回顾2018和2019年的奥地利站,维斯塔潘也两次夺冠。

  事实上,随着法拉利的愈发萎靡,红牛被当作硕果仅存的搅局者,此前红牛就曾抗议梅奔的DAS系统(作用于赛车转向,据称可以减少轮胎磨损提升抓地力)涉嫌违反了有关空气动力学的相关规定,但本周FIA裁定DAS系统合法,恩怨会留到正式比赛中做个了断。

  对于中立看客而言,存在竞争是喜闻乐见的事情,如果梅奔独大,比赛会显得多少有些无聊,更关键的是,这种局面可能不仅仅出现在2020赛季,而是继续在之后的赛季中延续。

  疫情打击赛事经济,间接有利梅奔?

  因为新冠疫情,F1的经济受损,FIA、F1及F1全体参赛车队经过协商后决定,将原计划于2021赛季实施的赛车新规推迟至2022年执行。同时为节约成本考虑,2020款赛车的底盘将继续在下赛季使用,其他的零部件的研发也会被不同程度地冻结。

  预算帽方面,下赛季F1各车队的预算上限将从原定的1.75亿美元下降至1.45亿美元,2022年这个数字会继续下降到1.4亿美元,2023-2025年则下降为1.35亿美元……

  这意味着从今年开始的较长一段时间里,F1车队在研发上将受困资金和规则的双重掣肘,那么原本处在制高点的梅奔可能延续自己的优势。眼下红牛领队霍纳就表示:“希望现在这部赛车的基础方向是正确的,因为还会影响到下赛季。”

  新冠疫情已经悄悄地影响到了赛道上的竞争,但F1官方和各支车队很清楚,在这场席卷全球的灾难面前,能够恢复比赛高过一切,任何规则上的修订都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更何况财政压力下,车队的生存问题已经日趋明显。

  迈凯伦CEO布朗就表示:“复赛是为了活下去,和很多体育赛事一样,F1给全球提供了数百万个工作机会。”迈凯伦此前已经以裁员和变卖资产等方式来度过难关,他们的测试中甚至用上了F3的车型。而越长的等待,也可能带来更多问题,比如法拉利就宣布了和维泰尔本赛季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

  这个发生在5月份的决定本周得到了更详细的解释,维泰尔在赛前发布会上表示“自己此前完全不知情”,法拉利领队比诺托随后表态:“我认为病毒大流行的趋势、新规则的推迟和预算帽的压缩改变了整个状况。塞巴斯蒂安还没有得到回到正轨上证明自己的机会(就不再续约),这对于他有些不幸。”

  荷兰站大奖赛则在5月份宣布退出,与澳大利亚、摩纳哥、法国站这些先期退出的比赛不同的是,本赛季的荷兰站是时隔35年后第一次举办,但荷兰主办方认为,与其举办没有观众的比赛,不如索性将大奖赛推迟到2021年举办,荷兰大奖赛体育总监拉莫斯表示:“既然已经等待了35年,不妨再多等一年。”

  值得一提的是,红牛顾问马尔科博士也曾幻想让观众进入奥地利站揭幕战,但最终还是被否决。

  疫情当前,能完成赛季就是胜利

  严峻的形势下,选择暂时放弃的不在少数,目前F1也没有公布完整的赛程,F1主席切斯·凯里透露,其他的分站赛还需要几周时间来敲定。

Tag: F1首站9车退赛